中国文明网总站 联盟网站
首页->道德建设

大丰一男子花20万元帮姐姐看病

来源:盐城晚报   2018-03-23   编辑:胡 丽丽

  姐姐得了重病,在医生表示已无治疗希望、生命不超过一个月的情况下,弟弟杜晓龙仍不放弃。他四处借钱并去银行贷款为姐姐治疗,终于换来了姐姐病情的好转。“姐走了,这辈子就再没姐了。”晓龙的姐弟情深感动了全村的村民。

  姐命悬一线 弟不放弃

  “姐姐,我们来吃早饭了。”昨天一大早,在大丰区新丰镇群乐村一座不起眼的小青瓦农舍里,杜晓龙捧着一碗粥小心地喂给姐姐晓燕。因为肿瘤后开刀,曾经美丽的姐姐变成了一个植物人,生活无法自理,言语无法表达。如今看见姐姐已能进食,杜晓龙觉得十分安慰。“毕竟,姐姐已经挨过医生判死刑的日子11个月了。从开始用胃管打食,到现在能自己吃,可以发出微弱的声音,姐姐的身体已经好转许多了,我很欣慰。”

  今年31岁的杜晓龙是大丰区新丰镇四叉河居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。他的父母原是山东人,二十多年前,带着三个孩子随着大家庭迁移到大丰安居乐业。

  2016年9月,杜晓燕突然视力模糊,站立不稳,渐渐抓不住东西,病情危重。晓龙得知后,迅速与家人和姐姐的男友一起,先把姐姐送到了大丰人民医院,后速转去上海华山肿瘤医院。晓燕最终被确诊为脑松果体肿瘤,恶性二级。

  在上海,医生跟晓龙说了实话,要保命必须手术,手术费用较高。但即使手术后,也只能是植物人,生命可能维持不超过3个月,让晓龙和家人尽快做决定是否进行手术。是让姐姐回去等死,还是砸钱治疗?父母慌了神,姐姐男友未置可否……

  “治,一定要治。姐走了,我这辈子就再没姐了。”杜晓龙当场下定决心,“姐姐才34岁,后面的路还长着呢。”

  借钱继续治疗

  在上海做的手术很成功,2016年9月下旬,晓燕恢复得和正常人一样,回到男友家中。为减少周折与支出,晓燕在大丰人民医院做了放疗。一个多月时间的治疗费,姐姐男友用掉8万多,晓龙也花掉了3万多。

  没想到,2017年2月,晓燕再次出现视力模糊等症状,愈发严重。“姐姐是离婚后和现在的男友相处的,因一再患重病,对方看不见希望、失去信心提出了分手。”晓龙一人带上母亲和姐姐来到了上海接受治疗。

  “医生说姐姐是放疗后遗症,劝我们不要再治疗了。即使治疗了,生命也就在一个月的时间。”晓龙不言弃,仍请医生竭力救治。在上海的日子,晓燕已进入昏迷状态,晓龙硬是整整守在姐姐床边十天未曾离开过。最终,晓燕闯过了鬼门关,变成了植物人。

  杜晓龙除了与母亲一起服侍姐姐,最大的事情就是筹钱。有一种进口药,医院没有,还得到别的医院买,而且非常贵,带去的几万元很快就用掉了。一方面,晓龙赶紧向朋友借了8万元,另一方面,又向银行贷款10万元继续给姐姐治疗。2017年3月,晓龙带着植物人姐姐出院回了家。

  “父母已老,是农民,也没有收入来源。哥哥是个油漆工,收入微薄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姐姐只能靠我了。”杜晓龙说。

  2013年7月,杜晓龙投资100万、负债40万,在家屋后建起了小具规模的现代化羊场。几年来艰难前行,每年可卖出成羊800头左右。没想到刚刚勉强还了债,就遇上了姐姐的重病,一年的时间增添了近20万元的债务。

  姐姐病情有所好转

  “我和姐姐的感情特别深。小时候,我一直跟着姐姐,虽然她只比我大三岁,可只要我累了,都是她背着我回家。”杜晓龙告诉记者,自己18岁时开始做生意,都是在外市打工的姐姐悄悄省下工资来资助自己。“每年我过生日,我自己都不记得,但姐姐记得非常清楚,无论她在哪里,都会给我寄来礼物。”姐弟情深,晓龙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继续给姐姐治疗。

  杜晓龙的爱人是大丰本地人。晓龙借钱给姐姐治病的事,一开始瞒着爱人。后来,晓龙的爱人知晓后无法接受,大吵一架。“其实,她怪我不告诉她实情。爱人说,既然是一家人,为何要瞒着她?”晓龙为自己的隐瞒向爱人道了歉。如今,夫妻俩和好如初。晓龙的爱人只要有空,经常帮晓龙一起照顾姐姐,擦洗、喂饭、翻身、按摩……

  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,晓燕也有了好转。眼睛开始转动、会流泪,喉咙也开始发音,虽然吐字不清,但知道表达。全家人为此都很开心。

  “第二次离开医院时,医生曾预言姐姐活不过一个月,如今,早已超过了医生的预言期,而且人也变得好起来。只要姐姐在,我们的家就是完整的。花再多的钱也要把她治疗好。”杜晓龙开心地说。





相关新闻: